苏春宇在读师范两年级

——记东兴市苏春宇多年如一日悉心照顾父亲

□ 本报记者 戴正刚 见习记者 张若衡

“人生五伦孝为先,自古孝是百行原;父母恩情深似海,人生莫忘报亲恩。”在东兴市东兴镇北郊社区,35岁的苏春宇用自己的切身行动来诠释着百善孝为先的人间大爱。

命途多舛 母亲早逝与父命相依

苏春宇兄妹3人,自小家庭经济就相当拮据,又因母亲常年患病需要治疗,整个家庭就靠父亲苏积发在街边摆小烟摊维持生计。1999年1月,母亲病逝,苏春宇在读师范三年级,弟妹分别就读初中和小学。当年9月,苏春宇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江那小学任教。他深深感受到父亲生活的艰辛,主动承担起家庭的重担,用自己有限的工资支持弟妹完成学业。同时,每天除做好本职工作之外,还要在家煮好饭菜给弟妹吃,然后再用饭盅装好饭菜提到离家三四公里远的父亲经营的小烟摊处。“弟妹也都很懂事,主动做一些煮饭、喂猪、到别人家捡潲水等力所能及的家务,这样与父亲相依为命的生活持续了整整12年。”苏春宇说道。

不离不弃 悉心照顾父亲

不测风云非人能左右。2011年4月17日,父亲苏积友突发脑溢血,被送到钦州一医院治疗。经过医院抢救,虽保住了性命,但却成了植物人。治疗费用共花去20多万元,绝大多数是向亲戚朋友所借,至今苏春宇一家仍负债累累。因无钱后续医治,苏春宇只能无奈地把父亲接回家。此时,妹妹已经外嫁湖南,日常照顾父亲的重担落到了他和弟弟苏春义的肩上。因为要上班,他和弟弟分别晚上和白天来看护,照顾父亲并非易事,需每隔1小时帮父亲翻身拍背按摩;每隔2小时把打碎的食物用注射器注入胃里。

因父亲大小便全在床上,兄弟俩需不定时帮擦屎端尿。为保持清洁,兄弟俩还要早晚用温水为父亲擦洗身体,每周清洗床铺被褥等。“由于没有便感,父亲一个星期才大便一次,经常大便不出,且干硬,一整天也拉不完,”苏春宇说道,“为了减轻父亲的痛苦,我就用一次性手套套在手上,然后涂上开塞露去抠,这样才能帮助父亲顺利排便。”在照顾过程中,兄弟二人最怕的是父亲发烧生病。他介绍了2013年5月的一次经历:早上醒来,在给父亲擦身子的时候,感觉他身子发热,量了体温,近39度,就近找来村医,可医生不敢下药,在咨询医生后,买来消炎药及几大瓶酒精,用毛巾蘸酒精给父亲擦身子,进行物理降温,幸运的是两天后体温就正常了。俗话说,久病成医,苏春宇在照顾父亲的这3年多中,学会了很多“小医术”。他向我们说:“在医院的时候看过医生下胃管,后来还在网上看了相关的知识,懂得了如何操作,最近的2014年春节前的一次,父亲把胃管从鼻腔中咳了出来,就是我给他装回去的,帮父亲按摩时使用的空心掌也是从医院里学回来的。”

无怨无悔 如一守护尽孝道

在低矮的瓦房里,记者见到了苏春宇的父亲,身形消瘦,睁着眼睛,目光呆滞,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。“父亲的食物是按医生嘱咐配的,用蔬菜、大米、鸡蛋和鲜肉煮粥,然后再用果汁机打碎,”苏春宇手里拿着一个20毫升的注射器说,“用这个针筒把打碎的流食注射到胃管里,每次15针筒。”在言谈中,苏春宇年复一年的生活,也就大致呈现了出来:周一至周五6点起床,为父亲准备食物,期间用温水帮父亲擦洗身子,清洗插在喉管上的气管套,喂好早餐之后就去上班,下午下班后,吃过晚饭,8点左右就去照顾父亲,晚上,每两个小时要为父亲打理尿袋、翻身及喂食等;周末,买父亲所需的生活用品,清洗床单,为父亲剪指甲、理发等。

日子重复而又劳累地过着,特别是刚开始那年,由于要彻夜照顾父亲,休息不好,苏春宇高度神经衰弱,头脑经常一片空白、反应迟钝,身体严重透支。为不影响工作,即使加班加点也一定按时完成各项工作,2012年至2014年,连续两年被评为东兴市先进教育工作者。“现在已经3年多了,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好了很多,”他说道,“按照医生到户观察父亲的病情及精神状态进行推测,如果不生褥疮,没有什么意外,十年八年是不成问题的。路还很长很长,我会默默坚持。”